赞美师娘和教诲孩子,文人的套路果真非同凡响 RBQJ

本文原标题:赞美师娘和教诲孩子,文人的套路果真非同凡响

本网本日讯 对于每位文章创作者来说,最大的快乐莫过于精心琢磨的文字酿成印刷品。不会决心计算稿费的几多,只在乎更高的平台。要知道,这样的成就不仅关乎着荣誉,更与自身前途成长有着密不行分的关系。除了特定的人员,不少单元还都有硬性的宣传任务呢。  文章这玩意,看似简朴,其实长短常难做的。有的人学历不菲,往往拿起笔却无从下手,不知所云,有的人大字认识不多,偏偏文笔隽永,写出来的文章犹如行云流水,阅读起来是种莫大的享受。有个公认的事实,汉语是世界上最庞大的学科,他的幻化能力超等强大。  怎么办呢?还真不是难事。首先是抄袭。别说,这称不上弊端。自古就有天下文章皆是抄,就看会抄不会抄。值得注意的是,抄袭也是分等级的。那些滥竽凑数的人,抄袭别人的文章,连个标点符号都不带改动的,堪称复制粘贴而已。最终让人贻笑大方。  都知道,汉语最大的特点是,同字差别意,同意差别字,音同字差别,同字差别音,描述同样的工作,叙述的文字却是琳琅满目。只要掌握好这个特性,精准实时更换角度,任凭汉语专家站出来点评,亦是无可厚非。这般抄袭的人实乃妙手,吾辈服气得五体投地。  另外,还可以寻求有专门的枪手。操作起来同样快捷,无非当事人花费点钱财罢了。钱到位了,什么样的内容咱都可以完美包装。究竟,人在世,都要有饭吃,也能算得上生财有道。枪手是需要实力的,完全懂得拿人钱财与人消灾的原理,不会等闲的乱来店主。  固然,最厉害的人物还是平台的掌门人。他们的权力非同小可,随时随地把握着内容的去留。为了实现夙愿,对平台栏目还能机动灵活地厘革。看上去是《冰川与冻土》,只需专业性极强的论文,别着急,你能写出来,咱就能发,关键是得挠到带领的痒处。  芸芸众生中向来不乏这样的人才。避开专业常识,有人开始论导师的高贵感和师娘的美好感。说心里话,感恩导师赞美师娘没有错,可是竟然登载在严谨的专业期刊上,不能不让人怀疑审批者的智商和念头。据说,这篇文章还得到了巨额经费呢。嘻嘻,有意思吧。  无独占偶,作为金融界知名的《银行家》杂志也玩起了乌龙。其主编多次摆设自家10岁令郎撰写的文章。面临质疑,主编大人绝不客套地暗示,想的太多了吧?杂志开设有这样的栏目,如同报纸副刊,选稿方面公平透明,谁写得好就摆设谁的,谁上都行?   有道是自古英雄出少年。当年,王安石先生笔下有个叫方仲永的孩子,五岁即能填词作诗,堪称神童。遗憾的是,他的怙恃财迷心窍,不让其继续接管固有教诲,终日拉着他奔走遍地作诗换钱。跟着时间的推移,神童最终“泯然众人矣”。却成绩了名闻天下奇文《伤仲永》。  同样的为人之父,主编大人的做法例如仲永父亲的做法英明很多。他看准了孩子是个好苗子,假以时日必成大器,现今得鼎力大举培植,万不行走仲永的路子。他为孩子的文章还书写按语,称其作品文笔清纯活泼,气势派头富丽隽永,像是一股清新的风……  冰川也好,银行也罢,学术界有这般乌烟瘴气的现象早已司空见惯,多谈无益。他不是始作俑者,更不会成为终结者,将来的这条路上,还会时有产生。只是导致世人对文人和文风的观念愈发藐视。真的,不管赞美师娘还是教诲孩子,文人的套路果真非同凡响。(文/孙新合)

2020-01-16 1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