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旺中心小学“焦虑病儿”家长的担忧 OADM

本文原标题:东北旺中心小学“焦虑病儿”家长的担忧

本网今日讯 东北旺中心小学“焦虑病儿”家长的担忧  2019年9月18日,因没有学生报名东北旺中心小学(以下简称:该校)管乐团兴趣班,“艺术主任”安静便将原管乐团学生叫到排练厅训话:  你们“胆”儿肥了,“敢不报管乐团,三好学生、班委、红领巾奖章等荣誉都得不到,我还要到少先队室取消你们的少先队员的资……”  接着,2019年9月20日,孩子同另一位女同学找安主任还乐器、退团,被安主任威吓并被关在一个放有乐器的屋子里不让兴趣班。  事发当天,我另一位家长主动联系安主任无果后,便于23日同另二位家长找该校翟校长反映情况。  校长的回复令人难以接受:“这并不能证明是安老师让彭老师把孩子关到屋子里不让上课呀……,我要怎么处理安老师,安老师才不会告我?”  自从被安主任恐吓后,孩子晚上睡觉都要抱着妈妈睡,哪怕浑身出汗也要紧贴着妈妈,并经常做噩梦,出现遗尿、说梦话等现象。  当时没有在意认为小孩子忘的快,过几天就没事了,也加孩子太过懂事怕我担心一直没有跟我说出她心里的恐惧,当我意识到孩子不正常后,首先看了中医,中医建议去精神。就在我准备去精神科的头天下午孩子睡个小觉时哭醒,在我的一再追问下,孩子才说这一段时间以来她一直做恶梦,很怕上学很怕看到安老师,抱着我哭了很久。我当时强忍眼泪问:‘为什么不早跟妈妈说呢?’孩子哭着说:“我怕您担心。不想您知道。”“那你心里承受的了吗?”“承受不了,我很怕”“以后有事直接跟妈妈说好吗?你这样妈妈会更担心的。”想到孩子这段时间所承受的痛苦,我感到无比自责,真心感觉自已不是个合格的妈妈,没能早发现孩子的异常。之前孩子看在学校给我打电话说安老师在她身后看着低年级孩子做体测时,听着孩子害怕的声音时,我竞然认为煅炼一下孩子不让她遇到困难就退缩,这样对她今后的成长是有必要的。现在看来我是真的错了。很难想象孩子当时经历的怎样的场面。  当听到医生诊断是焦虑症时,我撤底崩溃了,眼泪霎间倾泻而出一发不可收拾。在医生不断的开导下才走出诊室。    在去精神病院前一周,安主任通过班主任和学生家长找我谈说是有误会。于是我们约在周日学校的会议室见面。当时在场的还有校长和班主任。但当我们落坐后,安主任就开始质问我们,全盘否认了她的做法。当安主任提到很她疑惑为什么我家孩子是自己来的,而另一个孩子是有家长陪同来找她的。我气愤回答:“你当时有疑惑为什么不与我联系?”安无语,转移话题。,面谈时校长和班主任都在场的情况下安主任的态度都如此恶劣,这让我一个成人都难以接受,可想在只有她一人的情况她是怎样对待孩子们的,不难想象孩子们当时是怎样一个经历。我现在终于知道为什么孩子会见到她就腿抖了,为什么得焦虑症了。当我把中医诊断病历给校方后并明确说出孩子一看到她就害怕,病状就会加重。但从周一开始安主任每天早上孩子上学时段都会出现在校门口。导致孩子病情加重不得不请假停课。(之前一直没让孩子请假是单方面的认为停课会让孩子加重心理负担但事实证明刚好相反。)  确诊后,经过一周多的时间确诊后,班主任跟我联系说请假多的要开假条。之后我把假条用微信方式发给老师后,班主任只是提醒我期末考试时间及有不会的可以问她。  现在孩子已经请假两周了,我每天在孩子面前强颜欢笑,生怕把负面的情绪传递给孩子影响她的病情。校方也没有反映,校方的冷处理,让我感到绝望和无助,难道校方这是要逼迫我们转学吗?但是在北京转学是需要户口和房子的,象我们这种工薪阶级那有可能?由于担忧孩子的病情和何时能复课等问题我的身体每况日下,体重也不段的减轻,由原来的98斤到现在88斤。内心很崩溃,身心被受煎熬。多次在孩子面前失控流泪不止。导致孩子这两天状况反复,真的感到自己很无能,对未来孩子的身心健康以及复课的无望。

2019-12-03 19: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