渭南市|楼堂馆所`陕西渭南:新建市政府大楼玩味十足遮遮掩掩为哪般?

<wbr><wbr>遮遮掩掩为哪般?" ALT="QQ图片20140909090317" src="http://simg.sinajs.cn/blog7style/images/common/sg_trans.gif" real_src ="http://upload.zgswcn.com/2014/0909/1410224646841.jpg" WIDTH="300" HEIGHT="223" ACTION-DATA="http://upload.zgswcn.com/2014/0909/1410224646841.jpg" ACTION-TYPE="show-slide" />

  渭南市鸿基世业大厦

  9月9日电(记者刘斌利)总面积1万多平方米,主楼16层,地下1层,两侧配楼6层,这些数据所指的,是渭南市新建的市政府大楼,当地官方对外宣称的另外一个名字是“渭南市鸿基世业大厦”(以下简称鸿基大厦)。

  中央三令五申严禁以任何名义新建政府性“楼堂馆所”。很明显,渭南市新建市政府大楼对外宣称鸿基大厦,不免让外界联想,政府进行大楼建设也玩起了“躲猫猫”。

  名为鸿基大厦,实为市政府大楼

  9月4日,位于渭南市临渭区(渭南市下辖区)双王街道办事处丰荫村,中国商报记者在当地群众的带领下,来到到了一栋豪华建筑前,由于四周没有其他高层建筑,新建的这栋大楼显得非常扎眼。

  该大楼主体已经完工,一些工人还在紧张施工。楼后正在修建停车场,楼前面挖起了数百亩的水坑,据当地村民讲,这里将被打造成新的市民服务广场。该片区域四周被围圈起来,官方的数据为490余亩,称作市民综合服务中心。与此豪华大楼形成强烈反差的是一旁村民的庄稼地和不完整的路面设施,这表明该区域建设不是很久。

  “这就是新的市政府大楼”,出租车司机说。然而在其施工标志牌上却写着该大楼名为:“渭南鸿基世业大厦”;建设单位为:“渭南市城市建设投资开发有限责任公司(业主)”、“渭南鸿基世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该栋大楼是新的渭南市政府办公驻地,当地群众几乎人尽皆知,却为何宣称为鸿基大厦呢?

  据了解,在修建初期,市政府由于资金短缺,引进“渭南市鸿基世业房地产有限公司”修建市政府大楼,并以“鸿基”的名义立项,修建完成后市政府再将大楼“回购”。

  “这是‘BT’模式”,渭南市城市建设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姓王的工作人员称。资金短缺,依旧不能阻挡当地政府修建新办公楼的信心,修建豪华办公楼真的是形势所需,还是迫不得已而为呢?

  当地群众表达了自己的看法,“与我们平民老百姓有啥关系,还不如多办点实实在在的事情。”当地村民无奈的说,“我一辈子到政府办事情也去不了几次。”虽然有个人成分,也表达了部分群众的看法。

  搬迁村民:以后生活怎么办?

  据了解,现在新建的拟作为渭南市政府大楼所占用的土地为临渭区丰荫村耕地,为此自2008年起,丰荫村被迫拆迁,“丰荫村从此消失了”。全村1500余人,1900余亩土地全部被征收,当地政府将村民集体安置在新的小区——丰荫小区。新小区显得有点荒凉,目前为止真正搬进来的村民不足一半。村民一直怀疑,开发商和村干部联合套取拆迁安置款。

  “拆迁开始时,政府和村民曾经发生过暴力冲突,”丰荫村村民说,同时表达了自己的无奈,“政府定了的事情,有什么办法,不拆也得拆,小胳膊哪能拗得过大腿。”

  “看起来住的比以前好了,但是没有耕地,以后的生活怎么办呢?”村民讲,“现在年龄大了,就是出去打工也没人要”,丰荫村一位村民无奈的说,“现在搞了三轮车,出去拉拉散客,还要防着交警挡车。我们知道这样做违法,但是确实属于无奈之举。”

 据临渭区双王街道办事处王副主任介绍,政府会对丰荫村年满60岁以上的男性居民、55岁以上的女性居民每个月发120元的生活补助,在丰荫村村民看来,这些钱和高昂的物价相比,显得很少。让丰荫村村民一直想不明白的是,修建一栋政府大楼为何要征掉这么多亩地呢?

  错位的政绩观

  中国商报记者在采访众多政府部门得到的共同答案是:“手续啥都全着呢!”,“经过了发改委的审批” 。

  律师王军科告诉记者,有关“楼堂馆所”禁令最早可以追溯到1988年,当时国务院就颁布了《楼堂馆所建设管理暂行条例》,明确“控制楼堂馆所建设”。此后,1997年、1999年、2003年、2007年、2009年,中央多次下文强调管控“楼堂馆所”。从中央历届政府施政纲要中可以看出,都在倡导节俭,即使是经济发达地区,政府机关也要本着节约实用的原则开展政务,用实际行动为社会各界做出表率。渭南市换了一种方式在进行新建豪华办公大楼,实质上与国家颁布的条例有很大的出入。

  “错位的政绩观、权力观、金钱观是楼堂馆所滥建的幕后推手,不仅败坏政府形象,有的还暗藏贪污腐败。”长期关注于此事的西北政法大学教授王兴运一语道出,“新建楼堂馆所已经成为部分干部‘捞钱、捞票、捞面子’的手段,近些年落马的部分官员,与此都有些关系”,“这里面是否存在监管缺位,在资金短缺的局面下,依旧兴建豪华政府大楼,通过开发商兴建行政大楼,不知里面是否有其他的交易?”西北政法大学教授王兴运说道。

  中央“禁令”为何在部分地方难落实?

  2013年3月17日,李克强总理在记者招待会上承诺:“本届政府任期内,政府性楼堂馆所一律不得新建”。“对于新建政府性楼堂馆所,要一查到底,严肃问责!”李克强总理在2014年3月19日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上如是说。

  中共陕西省委办公厅、陕西省人民政府办公厅印发了《关于党政机关停止新建楼堂馆所和清理办公用房的通知》(陕办发〔2013〕5号),要求各级各部门要加强组织领导、严肃工作纪律、强化督促检查,认真完成自查自纠、清理规范和整改落实等各项工作任务。

  2013年7月,渭南市人民政府网站上刊登了《停止新建楼堂馆所规范办公用房管理--国管局答问》

  “政策条令成了一纸空文”王兴运教授表示,“地方政府错位的政绩观,特权意识在搞怪,严重影响着党政机关的社会公信力。”

  在王兴运教授看来,问题的关键是“即使是本次发布的通知,也没有明确法律责任”,对地方违反规定新建楼堂馆所等行为惩戒的“火力”还不够大。

  此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记者继续关注。

2019-08-13 02: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