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高律师张瀚文作客央视《法律讲堂》讲述“好丈夫”是骗子 QBVF

本文原标题:两高律师张瀚文作客央视《法律讲堂》讲述“好丈夫”是骗子

本网今日讯 中央电视台社会与法频道(CCTV-12)9月12号晚上6点52分,两高律所张瀚文律师作客法律讲堂,讲述"好丈夫"是骗子。  下文为张瀚文律师讲稿实录:  观众朋友们,大家好,欢迎收看今天的《法律讲堂》。  今天的故事发生在北方的某个城市,天已经是深夜了,110接警中心突然接到了一个女人急促的报警电话。“喂,110吗?我要报警!”焦急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民警随后赶到报案的居民楼时,看到的是被砸坏的门,一名赤裸的男子跪坐在地上,一直对着一名黑衣女子大声谩骂;再往里走,是被砸的乱七八糟的卧室和卫生间,卫生间地上躺着一名几近赤裸的女子不断呻吟,头发散乱,浑身是被抓挠的痕迹,地上还有一些血迹;黑衣女子和另一名红衣女子呆呆的愣在那里。看到警察来了,黑衣女子脸上带着悔意说:“是我报的警,是我伤的人,你们把我抓起来吧。”  警察把受伤的女子紧急送往医院,带走了现场参与打人的这两个女人,经过询问,报警的女子叫高艳艳,同时被警察带走的红衣女子是她的二姐高丽丽,而那名赤裸的男子则是高艳艳的丈夫李宏远。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又是什么原因导致了这样混乱的场面?事情还要从高艳艳的婚姻讲起:十几年前的高艳艳是个花季少女,样貌出众、性格爽朗的她在家中排行老四, 因为家庭原因早早步入社会打拼,也早早体会到了生活的艰辛,这种磨炼让性格坚强的高艳艳又多了几分泼辣,也多了几分主见。在老家的省城打工了几年,后来跟随二姐三姐到了这座北方的大城市干起了服装生意,由于她吃苦耐劳、踏实肯干,高艳艳的小店铺生意很是红火。  高艳艳在打理生意的忙碌中并没有什么感觉,只是每当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出租屋以后难免有几分落寞,李宏远就是在这个时候走进了高艳艳的生活。一次在外送货的高艳艳遇到了麻烦,路过的李宏远热心的帮助了她,随后发现二人是同乡,所以就更亲近了几分。  李宏远的出身和高艳艳类似,初中毕业以后就到这座省城打工,几年下来因为没有什么技术专长加上年轻气盛与工友老板都相处不好,所以并没有什么发展。遇到高艳艳以后,他发现高艳艳漂亮能干,不久就对她展开了追求,高艳艳最初因为自己年龄比李宏远大四岁,曾经犹豫过,但是耐不住李宏远的猛烈追求,两个年轻人就走到了一起。身在异乡的漂泊感让高艳艳非常珍惜这种有人体贴关爱的感觉,对李宏远的各种事情都非常上心。  高艳艳考虑到李宏远和自己一样都是初中毕业出来没什么技术,就和李宏远商量不如趁着年轻去上个技校什么的。李宏远却说“我好不容易才把你追到,我不愿意离开你,你干啥我就干啥,你出门我给你当车夫,你送货我给你当力工,你出去我给你拎包,你在家我给你做饭。”高艳艳听着这甜蜜的话语也就不再提让李宏远学技术的事了。  俩人相处两年多,高艳艳每每回到自己的小窝总是感到别样的温暖,服装店也在这两年里扩大了规模。有一天高艳艳拉着李宏远的手说,“等再干一年,就能付个房子首付款,咱们就不用再租房子住啦。”李宏远高兴地说,“到时候我在家里给你做好饭,好好地伺候你,咱们美美的过日子。”不久,李宏远向高艳艳求婚,高艳艳想,虽然李宏远没有工作,但是对自己一直都非常好,平时也能在店里帮帮忙,所以她毫不犹豫的答应了。自己不再孤单,日子也有了奔头,高艳艳觉得所有的辛苦都是值得的。  可是,高艳艳谈恋爱的时候家人就很反对,她要结婚的消息在家里更是引起了轩然大波。先是两个姐姐轮番劝说:李宏远这个人没本事不说,还没上进心,这么多年也没见他干成什么事。两个姐姐一致认为李宏远一事无成靠不住,不是个合适的结婚对象,现在就需要自己的妹妹养着,以后能有什么出息。可是高艳艳却觉得只要人好就行,自己也是多年打拼、逐渐摸索才有了自己的小事业,所以相信李宏远将来一定会有所改变。  为了登记结婚,高艳艳专程回了趟老家,她父母的态度很坚决:不同意。老人的想法很简单,户口本不给你,看你这婚怎么结;高艳艳哭着和父母说,一定要嫁给李宏远。老高头一看自己闺女这样,又气又恨,一巴掌打在高艳艳脸上。高艳艳冲进厨房拿起刀说:“我活着也没什么意思,还不如来个痛快。”母亲吓得赶紧拦着,但是高艳艳还是拿刀朝着自己的手砍去。高母吓傻,眼看着鲜血流淌了一地,老高头赶紧用毛巾裹着那手,带着高艳艳赶到医院。在医院里,高母把户口本交给了高艳艳,看着高艳艳那痛苦的表情,父母心里的痛更深,而对于自己女儿的婚姻心里更是一片愁云。  28岁的高艳艳和李宏远就这样结了婚,结婚以后高艳艳用积攒的钱付了一套商品房首付款,之后更加起早贪黑的忙起自己的生意,过上自己的小日子。 但是结婚以后,李宏远却在悄悄地发生着改变,他到店里帮忙少了,在家的时间也少了,他对高艳艳说“你们家人都瞧不起我,我一定要混出点名堂来,勤出去跑跑,看看有没有合适的机会,我也自己干个买卖什么的。”对于李宏远的打算,高艳艳很支持,因此对于李宏远在外应酬之类的开销 也很少过问,只要李宏远需要,高艳艳都无条件的支持。  高艳艳每个月计算着服装店的开支,计算着偿还房子贷款,计算着怎么才能再扩大经营规模,可以说忙的昏天黑地。在一次展销会上,高艳艳结识了一个在国外做服装生意的朋友,他对高艳艳很是欣赏,尤其欣赏她对服装行业敏锐的嗅觉和独特的审美,希望两人能成为合作伙伴,还可以帮助她到国外发展。  这位朋友的提议一下就说到了高艳艳的心坎里,随后高艳艳就着手准备在国外拓展生意,忙着出国考察,忙着联系货源、场地,忙碌的她与丈夫李宏远的交流变少了,在各种事情稳步推进的时候,高艳艳却发现自己怀孕了。凭着一股韧劲儿,高艳艳愣是在十月怀胎期间,把在国外的生意打响了第一炮,销售业绩迎来开门红,但其中的艰苦付出可想而知,尤其是李宏远在儿子出生以后就做起了甩手掌柜,家里店里的事情一概不操心,照顾孩子和打理生意的压力都在高艳艳的身上。  生完孩子的高艳艳,把生意的重心放到国外,考虑到如果把儿子放在李宏远身边,又怕爷俩受委屈,所以她决定自己带着孩子打理生意。就这样,高艳艳一个人带着儿子在国外负担着全部的生活压力,生意逐渐走上了正轨,高艳艳一手积累的财富也不断增加,给李宏远的生活费也水涨船高,李宏远身边开始围绕着一群吃吃喝喝的朋友。  这年春节前夕,高艳艳把孩子留在了国外与姥姥一起过年,她独自回国,在机场见到了几个月没见的丈夫,赶紧跑过去给他一个拥抱。“回来啦,累不累,回家吧。”李宏远拉着高艳艳的手,推着行李走向停车场。高艳艳想着在家好好过个年,再劝说丈夫早日出国和儿子团聚,想到这,心里对接下来的新年充满了期待。  俩人多年夫妻,彼此已经非常了解,所以高艳艳回到家以后很快就感觉到李宏远表现不太正常,她多次故意试探,发现李宏远对过年以及家里的事情都是心不在焉,她这心里就更犯起了嘀咕。而李宏远总是手机不离手,还偷偷到楼道里接打电话,她几次偷看李宏远的手机,微信什么的似乎没什么不妥,每次李宏远在楼道打完电话进来,高艳艳都要追问李宏远给谁打电话,李宏远总是说过年了和朋友联系的比较多。  高艳艳知道他的那些朋友知道李宏远和她相处异地,一般她回来的日子里那些朋友就很少再找李宏远了。所以高艳艳更加觉得事情不对劲儿,对李宏远的活动也就多留了个心思,高艳艳不禁想起一些电视剧的情节,难道这李宏远外面有人了?  这一天她外出办事后提前回家发现李宏远撒谎没有在家,她立即打电话给丈夫,电话里当李宏远听说高艳艳回来以后语气有点慌张,“你说去二姐那吃了,所以我约了朋友出来吃饭,一会儿就回去了。”晚归的李宏远带着酒气,可是高艳艳却敏锐的感觉到李宏远眼神的躲闪。这天夜里,高艳艳再次悄悄打开李宏远的手机,里面竟然有一个叫程程的暧昧微信,应该是时间太晚没来及删除聊天记录,看着其中互称“老公老婆”的露骨内容,高艳艳确信李宏远肯定是出轨了。  说不出心里是什么滋味,她浑身颤抖,自己的辛苦付出,竟然换来了这样的结果!想起和李宏远相处的点滴,曾经这个男人是那么的爱自己,难道把当年的海誓山盟都忘了吗?!不能这么轻易放弃,高艳艳一夜辗转,她决定再试一次,试着挽回李宏远的心。吃早饭时高艳艳对李宏远说:“宏远,过完年和我一起出国吧,国内这边我让二姐帮忙。”“我出去了谁也不认识,语言也不行,还不是困在家里什么也干不了。”李宏远说。此时的高艳艳像是忽然爆发,“每次都是这样的借口,难道你就不管儿子吗?你就不想一家团圆吗?”此时她仍然尽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舒缓了一下说道,“儿子也该上学了,你过去了正好管管。”“我和老王正商量纺织厂的事,还是再等等吧。”李宏远并不看高艳艳的眼睛,高艳艳忽然把桌上的花瓶摔在地板上,玻璃和水珠四溅,李宏远一动不动。高艳艳讥讽的冷笑,“只怕是有什么让你舍不得吧?”  李宏远一愣,表情很不自然,眼神闪烁,忽然暴躁起来,大声说:“什么舍得舍不得,大过年的你要干什么!”李宏远像是被猫被踩到了尾巴,一下子就炸毛了,他用恼怒掩饰着自己的惊慌。高艳艳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是不是有人勾住你了?”说完趁势扑打李宏远,李宏远一躲,“有病吧你,不知道你在胡说什么!你就是没事找事!”说完把碗盘摔了一地,而后摔门而去,高艳艳拿起地上的碗筷朝李宏远的背影摔去,但是人已经走了,看着一地狼藉高艳艳痛哭出声,心口堵得上不来气。她在家呆坐了一整天,粒米未进,而李宏远直到深夜才回来,虽然李宏远主动和高艳艳承认错误,说是自己体贴不够,但是自己很努力了,自己不愿意走是因为年前一直在和老王谈纺织厂的项目,年后这个事情一定能成功。  高艳艳心里冷笑,想着李宏远回来不过是继续跟她耍花样,毕竟李宏远手里的钱有限,他暂时还脱离不了自己。她也一遍一遍问自己这样的心还能挽回吗?不能挽回的话难道就这么放过李宏远和那个女人吗?她又想到这十年一路走来的艰辛,想到自己为了家和孩子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累,想到家人当年对自己结婚的阻拦,她心里懊悔、痛苦,但更多的是恨,恨这个男人,这么多年来自己辛苦打拼对他掏心掏肺,结果换来的却是背叛,也恨勾引丈夫出轨的那个女人。  李宏远虽然人在她身边,但是心已经飞了,这对一向要强的高艳艳来说简直就是人生最大的失败。但高艳艳不想就这么放弃,毕竟这个男人是孩子的爸爸,是自己牵手十几年的人,高艳艳想着当年的海誓山盟,想着能给儿子一个完整的家,她愿意给李宏远一次机会,但是必须让李宏远尽快出国,这样才能和那个女人断了关系。  第二天晚上,高艳艳趁李宏远不注意,又一次偷看他的手机,这次她竟然看到那个陌生号码发来的一条新信息,内容是再次约会的时间。高艳艳仿佛听到自己的心在碎裂,她绝望了,李宏远没有丝毫收敛!这个要强了半辈子的女人发誓绝对不能轻易放过李宏远和那个女人,她一定要给他们一个教训,她要报复他们,她决定去捉奸!她打电话给二姐,把事情告诉了二姐,让二姐赶紧找俩人和她一起去。二姐高丽丽是个爆脾气,一听说妹妹受了这么大委屈,立即答应和她一起去。  到了约定的那天,高艳艳先是借口有事离开家,然后和事先等在楼下的二姐及带来的两个男人一起在楼下暗中监视,没过多久,李宏远果然出门了,这四个人一路尾随着李宏远到了一栋居民楼下,看到李宏远进了电梯并显示停在了八楼。稍等一会儿后他们也上到八楼,一个小伙子试着去敲门,没想到开门的正是穿着睡衣的李宏远。李宏远看到门外一脸怒气的妻子,知道事情败露,像霜打的茄子一样不说话;同来的俩小伙子在高艳艳的示意下进门后就开始摔东西,而屋里的女人看到这情况,大喊“这是没有王法了吗?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高艳艳冷笑着说“你问问李宏远我是谁?我是供他在国内吃喝玩乐的老婆!有结婚证的老婆!”程程朝着李宏远喊道:“什么?李宏远你没离婚?你骗我!”。李宏远冲过来说:“程程,你听我说,我是没离婚,但是我对你的感情是真的,我不是骗你的。”。  此时高艳艳被彻底激怒了:“程程是吧?感情是真的是吧!”抽打了李宏远几下后开始对程程厮打,和二姐一起撕扯程程的衣服,而被两名大汉摁在地上的李宏远在一边喊“高艳艳,这十年来我也没少伺候你吃伺候你喝,你这么闹当我是什么?你住手,赶紧住手,否则我跟你没完!”  越是听到这样的话,越是让高艳艳丧失理智,此时程程已经逃到卫生间,高艳艳一脚踹坏房门,冲进去把程程的衣服都撕掉。撕扯和抓挠似乎还不足以消除心中的愤恨,程程这时候哭喊着叫道:“宏远,救救我!”这样的声音到了高艳艳耳朵里更是讽刺,她疯狂的用卫生间里随手抓到的尖锐木条将程程扎伤。  “啊!”的一声,程程的惨叫惊醒了高艳艳,“我是被骗的,为什么这么对我?你该收拾的是你男人”程程质问高艳艳。  程程的话使高艳艳清醒了,对啊,这个女人是无辜的,是李宏远背叛了自己。看看躺在地上流血的程程,想起了还在国外的孩子,她开始后悔自己的冲动,自首也许能减轻自己的罪责,于是她拨通了报警电话,这也就是节目开头的那一幕。  警察到场后,控制了相关人员,程程也立刻被送往医院治疗。后经法医鉴定,程程身体损伤度属于轻伤。根据警察了解的情况,原来李宏远手里的钱多了,再加上与妻子常年两地分居,心痒难耐的李宏远就偷偷去网上寻找刺激。李宏远想干脆找个能长期在一起的姑娘,即使高艳艳不在国内,自己的日子一样过得逍遥自在。于是他在网上谎称自己是离异的大老板,开始寻找着自己的目标,几经尝试他遇到了离异的程程。经过一段时间网上接触后,程程很快陷入李宏远编织的情网无法自拔。  在高艳艳没回国时,李宏远像个富贵闲人一样围绕在程程身边,二人以“老公老婆”互称,李宏远谎称家里与父母同住不方便,所以每次都是李宏远到程程家里过夜。而在高艳艳回国的这段时间,李宏远又说过年家里事情多不能一直陪着程程,这样的说辞倒也没让程程产生过多怀疑。但是当程程提出过年期间准备看望李宏远父母时,李宏远的心慌了,一个谎言总需要另一个谎言来弥补,不停编造谎言的李宏远很紧张,所以即便在高艳艳回国期间,李宏远也不得不偷偷与程程见面来安抚程程。李宏远一心盘算着只要高艳艳过完年再出国,自己与程程的好日子依然可以继续,但是他没想到这么快如意算盘就落空,东窗事发还引起了这样一场悲剧。  案情真相大白了,心存愧疚的高艳艳通过律师对程程进行了赔偿和补偿,希望能减少对程程的伤害。  最终,高艳艳和高丽丽以故意伤害罪提起了公诉。那么也许有人会问,她们的行为不是应该构成侮辱妇女罪呢?为什么公诉机关起诉故意伤害罪呢?这里我们来介绍一下这两个罪名的区别。侮辱妇女罪侵犯的是妇女的身体自由权、隐私权和名誉权,而故意伤害罪侵害的是自然人的身体健康权,在本案中虽然高艳艳有撕扯程程衣服的行为,但是其目的和最终结果导致的是程程身体受伤,而并非是想要侮辱对方。因此二人因故意伤害罪被提起公诉.   最后法院开庭审理了本案,判决认为“被告人高艳艳、高丽丽无视国法,遇事不能正确处理,故意伤害他人身体,且造成他人轻伤的后果,二被告人之行为己触犯了刑律,构成故意伤害罪,被告人高艳艳在本案中起主要作用,系主犯,被告人高丽丽起辅助作用,系从犯,案发后,被告人高艳艳积极赔偿被害人的各项损失,取得被害人的谅解。法院判决被告人高艳艳犯故意伤害罪,有期徒刑一年两个月,被告人高丽丽犯故意伤害罪,有期徒刑十个月。” 而前去帮忙的两个小伙子,到程程家的目的只是协助捉奸,因为事先没有共同伤害的故意,在事件发生时也并未参与共同伤害,所以并没有被追究刑事责任,但是因为破坏财产的打砸行为而被处以行政拘留7天的处罚。  案件似乎到此结束,但是给本案的几方当事人带来的影响改变了他们一生,程程作为无辜受害者,身体和心灵都受到了严重的伤害;高艳艳由于突然被捕导致生意遭受重创,六岁的儿子在国外无人照顾,只能随自己的父母回到老家。高丽丽因为受不了入狱的打击,眼睛几近失明。  出狱后高艳艳起诉与李宏远离婚,法院认定双方感情破裂准予离婚,并综合考虑男女双方对家庭的贡献以及导致婚姻破裂过错等因素,在子女抚养及财产分割上对高艳艳予以照顾,最终孩子由高艳艳抚养,国外的生意及产业判归高艳艳所有,李宏远分得国内的一套房产。所谓“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失去经济来源的李宏远很快将财产挥霍,身边的狐朋狗友也都断了联系,最终他变卖房产远走他乡。  在这个案件中,可以说高艳艳和程程都是受害者,高艳艳因为丈夫的背叛在激愤之下伤人,伴随着她一生的是无尽的悔恨,悔恨自己对不起父母儿子,对不起二姐,也对不起那个无辜受害的姑娘,她也是这个失败婚姻的受害者。而导致高艳艳和李宏远婚姻破裂的种子早在两个人结婚的时候就已经种下,李宏远好吃懒做的性格一直被高艳艳忽视、迁就纵容,李宏远获得物质上的满足后贪图享乐,又追求精神上的刺激,高艳艳在发现问题后却采取了极端的手段,终是害人害已。这个案例也告诫我们在面对问题和维护自身权益时,一定要理智,一定要有适当的边界,边界这边是自由,边界那边是深渊,冲动的魔鬼很可能让人突破自由的边界,走上违法犯罪的道路,最终换来的不只是悔恨,更可能会像本案中的高艳艳一样,害了自己也害了别人。  感谢收看今天的法律讲堂,如果想了解更多的法律资讯,请关注本栏目公众号,我们下期再见。

2019-10-13 09: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