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宜金服之战——最后的旗帜

第一次体验九月的深圳,终于明白了一个字:无福消受。潮闷的天气,炽热的阳光,伴随着盆架子融在阵阵暖风中的馥郁气息,好一个“熬”字了得。站在体重秤上,才知道山东大汉秒变“二”汉,8.5斤猪肉灰飞烟灭。难忍的喉咙肿痛和咳嗽,嘴唇内不断生成和咬破的水泡,右脚后跟磨起的肿块让每一步都钻心的疼痛……这一切竟然在9月24日发生了奇迹般的好转。 9月23日,我睁眼醒来打开手机,看到屏幕上的6:26,这真是十天来第一个超过5小时的好觉。豁然开朗了,不再投入了,自然睡好了。在已被全体禁言的群中发了几条消息后,我又沉沉的睡去……困倦和睡眠就是昨日的主旋律。 9月22日上午,接到了母亲的电话,她问我去哪儿了,为什么那么久都没联系……我一时竟无言以对。下午,第三次赶赴经侦,这次接案的警官和领导态度都特别好,告诉我“深宜金服这个已经批了”,授权我可以代表外地投资者接收和报送证据资料。每次施压,都会出现投资者首次兑付好转的迹象。与此同时,深宜金服及其背后各路人马的表演上升到了疯狂的地步,采用各种手段对我进行污蔑、诋毁和中伤,自我踏上前往深圳的火车之时起,就没有停止过,据说我的具体信息都明码标价了,甚至平台客服统一口径,对投资者说那个群主剩下的3.2万都给了,早被收买了。他们真是团结起来,一致对我。我对此唯有一笑了之,就算涂国身、涂国康、李添珍、丁迎辉等人及其阿猫阿狗一起抱团,有何惧哉?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这就是一场斗智斗勇的短兵相接。 然而,我最终还是“怕”了,怕的还真不是“神”一样的对手。9月22日下午到深夜,不断有投资者跳出来各种建议、意见、质疑、指责等等,再加上几个突然快速收到20%首次兑付的投资者四处宣扬,于是,有些人开始盯着自己的到期时间,有些人开始考虑第二次10%或20%,有些人感觉自己的巨额投资真是鸭梨山大,有些人叫嚣为了捍卫隐私权绝对不能提供某资料或复印件,有些人好奇群主为何因为这点钱而如此投入,有些人开始暗中为老赖唱起了赞歌…...这些个千奇百怪,我都无权干涉,报案与否,也是个人权利,绝不怂恿或强求,但不要冲着我开火,请掉转枪口。早就有人提醒我,无论结果如何,我都不会有好下场,看来确实如此。我只是无偿的义务,而且如很多人所愿,义务马上就要结束。从此,一个人的江湖,一个人的战斗。 想起小学时读过柏杨先生的一本书《丑陋的X国人》,我们何尝不是其中之一呢?激动的欣赏着美国大片和爱国神剧,感动的点评着《人民的名义》,痴迷的追寻着武侠小说还有东野奎吾字里行间中的正义,但在现实中真的遇到问题时,究竟有多少人会献上自己的良知和膝盖,又有多少人会跟着我一起寻找那把高悬的达摩克利斯! 还记得《食神》中鸡姐愤怒的大吼:“谁拔了我的旗呀!”提醒那些孤立无助的投资者,有人已经在经侦大门为你们竖起了一面旗,如果感到绝望,就向着那面旗前进吧,不要让别人拔了这面旗,这面最后的旗帜。

本文由牛巴金融资讯的小编整理发布,欢迎大家收藏,常来看看!

2019-03-16 13: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