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了多远!梵大模式缘何丑闻缠身,薛鹏飞从笛梵到梵大走了多远

梵大集团自成立以来,业绩一直不错,梵大集团自成立以来,业绩一直不错,经过几年的发展,已成为国内移动电商具有代表性的企业。旗下笛梵、泉立方、希卡贝尔等品牌产品远销海外36个国家和地区,旗下多家子公司因生产伪劣产品以及不正当竞争被监管部门处罚过多次,代理商疯狂拉人头,表面繁华的背后究竟有哪些不为人知的事情,广州梵大到底是一家怎样的企业?薛鹏飞又是如何从“笛梵”发家的?且看头条资讯平台一一道来。

梵大模式缘何丑闻缠身,薛鹏飞从笛梵到梵大走了多远

梵大事业,微商家族

梵大集团,全名为广东梵大集团有限公司,曾用名广州梵大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近两年,梵大通过在移动电商领域的发展,在日化行业里取得了一定成就,目前,梵大在旗下拥有了泉立方、笛梵以及希卡贝尔等多个品牌。

梵大模式缘何丑闻缠身,薛鹏飞从笛梵到梵大走了多远

经查,广东梵大集团有限公司成立于2016年5月6日,法定代表人张翠兰,集团创始人、董事长薛鹏飞,总裁有胡清华和李书辉,股东是杨晶晶与薛鹏飞,公司注册资本6000万元。

梵大模式缘何丑闻缠身,薛鹏飞从笛梵到梵大走了多远

在微商方面,梵大已经发展出了微蜜国际、V盟国际、四叶草、SCC家族、辣妈天团等诸多团。代理商加盟后,可通过梵大云商APP购买代理产品。2019年,梵大的入门门槛从520元提高为610元。

附梵大代理制度:

梵大模式缘何丑闻缠身,薛鹏飞从笛梵到梵大走了多远

据代理商小吕(化名)介绍,除了市级、县级和区域外,代理级别还有更高的官方和核心,不过要达到核心的级别,需要先到公司面试,面试的内容主要考核代理商的管理能力和综合专业知识。

另据代理商在朋友圈中的介绍,微梦联盟团队在一天之内发展的业绩就达到了266万元。

梵大模式缘何丑闻缠身,薛鹏飞从笛梵到梵大走了多远

另从代理商的聊天记录中获悉,在2018年10月13日的银川站活动中,梵大集团仅四叶草一个团队就发展出了惊人的2495万元的业绩。

梵大模式缘何丑闻缠身,薛鹏飞从笛梵到梵大走了多远

同时,梵大吸引代理的速度也是相当惊人的,2018年4月2日,仅云微盟国际一支团队在一天之内就引来了500名代理的加入。另外,人称“大白”的吴某某在内部招商中,还号称能达到单日一千万元的目标。

梵大模式缘何丑闻缠身,薛鹏飞从笛梵到梵大走了多远

前段时间,笔者通过进入梵大微商团队、加入代理微信群中进行观察,发现梵大集团的流量和纳新速度也确实非常惊人。然而,以上这部分的截图还只是九牛一毛,如果这些数据都是真实的话,那么,梵大集团的发展速度和体量该会多么让人难以想象?

“菲宝”失信,“梵古”伪劣

梵大集团最为出名的产品,当属泉立方洗衣片,我们就从泉立方开始说起。

梵大模式缘何丑闻缠身,薛鹏飞从笛梵到梵大走了多远

在一份《笛梵洗衣片全检报告》中,我们看到泉立方的客户是广州市妆泽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据介绍,这是集生产、研发于一体的专业制造型企业,致力于化妆品OEM/ODM的生产加工。顺带一提,该公司在2016年因涉嫌冒用厂名、厂址案,被广州市花都区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处以罚款和没收违法所得、没收非法财物的处罚。

报告显示,泉立方洗衣片的客户名称是广州妆泽,生产商则是广州菲宝。广州菲宝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同样是化妆品OEM代工厂,据介绍,该公司曾为“香港笛梵国际投资有限公司”生产“笛梵”发露、护发、沐浴露系列;“泉立方”固态洗涤系列;“梵古吉菲”洗发露护发素系列产品。

综上,我们得出了一个结论。泉立方系列产品很可能是最初由广州菲宝生产,再交到第三方广州妆泽生物公司代生产,最后由“香港笛梵国际”的大陆总代理广州笛梵尔生物科技有限公司销售出去。销售的问题我们在下一个板块细说,在这一个板块里,我们先介绍一下泉立方的生产方——广州菲宝。

广州菲宝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5年2月17日,公司法定代表人为李曌洁,股东有杨晶晶、邹志军、冯春等三人,而这三位股东似乎关于股权转让还有所瓜葛。

梵大模式缘何丑闻缠身,薛鹏飞从笛梵到梵大走了多远

2017年3月和9月,该公司因为未办理环境影响评价审批手续和环境保护设施竣工验收手续,被白云区环境保护局先后责令停止日用化学品制造、日用花谢品制造项目的生产,并分别罚款4万元和3万元。

2017年12月,该公司因生产假冒伪劣商品梵古酷爽清新洗发露等案,被广州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处以以下三项行政处罚:1、没收销售收入3513.60元;2、没收违法生产的商品梵古酷爽清新洗发露等一批共4款8支;3、罚款8808.20元。

梵大模式缘何丑闻缠身,薛鹏飞从笛梵到梵大走了多远

而在此不久前,梵古系列的假冒伪劣商品就曾被新华社的一篇报道曝光,记者在合肥市蜀山区一家中高档美发店发现,一个品牌为“梵古”的系列美发产品十分畅销。美发师向记者推荐称,这一品牌的系列产品是意大利品牌,并不在任何商场开架销售,而是由该美发厅取得特许经营从代理商直接拿货。经查,该系列产品的生产商是广州菲宝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这一品牌的所有人是广州讴妆贸易公司,而该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和股东也正是上文提到过的广州菲宝的股东冯春。

梵大模式缘何丑闻缠身,薛鹏飞从笛梵到梵大走了多远

2018年9月,该公司因在2017年1月5日至4月13日期间生产未取得批准文号的特殊用途化妆品笛梵茶树固发洗发乳(限用日期:2020/04/10)等多批次产品,加工费用共43110.97元被认定为违法所得,而最终被广州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处于罚款,以及没收违法所得、没收非法财物。

2018年11月,该公司还因“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义务”被广州市白云区人民法院列入失信人名单。

梵大模式缘何丑闻缠身,薛鹏飞从笛梵到梵大走了多远

此外,李曌洁还曾在广州帝纳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担任过法定代表人,而这家由薛鹏飞担任股东的公司目前已经注销。

不当竞争,接连受罚

据泉立方官网介绍,该品牌创立于2015年8月16日,目前隶属于广州诺霏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旗下品牌,经查,该公司法定代表人为曹帅,公司成立于2018年12月7日。2019年1月4日,该公司备案了笛梵公司网站、笛梵官网、泉立方官网的域名。

梵大模式缘何丑闻缠身,薛鹏飞从笛梵到梵大走了多远

往前追溯,曾经拥有过这三个域名的企业是广州笛梵尔生物科技有限公司。2019年1月21日,该公司股东发生变更,广东梵大集团有限公司、杨晶晶、薛鹏飞退出,曹朝栋和曹宾宾取而代之。

即便“曹家军”大有接管泉立方的势头,但在目前来看,笛梵和泉立方仍然还是梵大的旗下品牌,“除了包装最近有所不同外,产品和之前一模一样”的观点也得到了官网客服的认同,此外,我们发现笛梵官网的联系地址是广州市天河区临江大道57号3101房,并非广州诺霏的工商注册地址,而是梵大集团的注册地址。

梵大模式缘何丑闻缠身,薛鹏飞从笛梵到梵大走了多远

了解完现状,再回顾过去。前几年,泉立方曾因故意夸大其产品功效,诋毁“蓝月亮”等品牌的洗衣产品,遭到过行政处罚。

事发后,2016年8月12日,广州笛梵尔因“公平交易违法行为 ”被广州市工商行政管理局责令停止商业诋毁行为,消除影响,并处罚款8万元。

梵大模式缘何丑闻缠身,薛鹏飞从笛梵到梵大走了多远

2016年9月2日,广州笛梵尔因“广告违法行为 ”被广州市白云区工商行政管理局处以责令停止发布广告,并罚款5万元。

梵大模式缘何丑闻缠身,薛鹏飞从笛梵到梵大走了多远

2017年10月,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确认被告广州笛梵尔生物科技有限公司、郑州轩姿商贸有限公司在涉案的“泉立方”洗衣片产品的宣传页上发布的广告属于不正当竞争行为,责令被告广州笛梵尔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赔偿原告蓝月亮(中国)有限公司经济损失及合理费用共计32万元;被告郑州轩姿商贸有限公司赔偿原告蓝月亮(中国)有限公司经济损失及合理费用共计3万元。

梵大模式缘何丑闻缠身,薛鹏飞从笛梵到梵大走了多远

后来,广州笛梵尔不服,提起上诉,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最终维持原判。

加工企业,眼花缭乱INOV旗下的美妆品牌,2017年8月18日,与广东梵大集团有限公司签订合作协议,正式将CICABEL品牌全权交给广东梵大集团有限公司使用及运营。说白了,产品还是国内生产,但原料的制作确实也有国外的制作工艺,而品牌也确实是法国的。”

经查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网站,在“进口化妆品”一栏中搜索希卡贝尔时查询不到相关信息,而在“国产特殊用途化妆品”一栏中输入关键字希卡贝尔,我们发现了漾凝时皙白面膜与希卡贝尔莹亮润肤美白面膜,这两种面膜的生产企业都是诺斯贝尔化妆品股份有限公司。而且在这两种产品的备注中,都写有“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未组织对本产品所称功效进行审核,本批件不作为对产品所称功效的认可。”

梵大模式缘何丑闻缠身,薛鹏飞从笛梵到梵大走了多远

另外,我们在国产非特殊用途化妆品备案信息管理系统上搜索“希卡贝尔”和“笛梵”时,发现其产品的生产方名目之多,令人眼花缭乱。

相关品牌的生产方共包括有广州市九科精细化工有限公司、广东珍宝健康日用品科技有限公司、广州市博贤化妆品有限公司、广州市博贤化妆品有限公司、澳宝化妆品(惠州)有限公司、广州市妆泽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广州笛梵尔生物科技有限公司、郑州思丝商贸有限公司、广州菲宝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广州市秀语化妆品有限公司、上海东晟源日化有限公司、广州梵莲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诺斯贝尔化妆品股份有限公司、科丝美诗(广州)化妆品有限公司、广州市暨源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广州芮姿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广州腾龙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等多家企业(该统计包含已注销的批准文号)。

在这些被梵大委托的生产方中,我们看到有不少企业都存在着或多或少的问题。

广州市九科精细化工有限公司在2016年曾因生产未取得批准文号的特殊用途化妆品案,被广州市白云区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处以罚款。

广州市暨源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曾因涉嫌生产1款未按要求履行国产非特殊用途化妆品上市前产品信息报备义务案,而被广州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立案查处。

广东珍宝健康日用品科技有限公司则在江苏省药品监督管理局官网于去年年末发布的通告上榜上有名:在徐州明明商贸有限公司抽取的,标示为广东珍宝健康日用品科技有限公司生产的威丝婷祛屑清爽轻柔洗发露,批号/生产日期:B00117012018。经检验,未检出批件及标签标示的成分吡罗克酮乙醇胺盐(检验报告编号:JS2018HP0572)。

澳宝化妆品(惠州)有限公司曾在2014年因不正当竞争和虚假宣传而受罚,值得一提的是,在不久前,澳宝还与上文提到过的广州讴妆贸易有限公司和冯春,就商业贿赂不正当竞争纠纷有过关联。

梵大模式缘何丑闻缠身,薛鹏飞从笛梵到梵大走了多远

香港笛梵,鹏飞其人

最后,我们再来看看把一个4人团队,打造成了具有23家子公司的集团化企业的薛鹏飞是如何发展起来的。

据相关介绍其个人的文章资料显示,1985年,薛鹏飞出生在陕西省扶风县的一个普通家庭,2002年,去河南求学,2005年,在求学期间,薛鹏飞注意到了国内正在兴起的互联网电商大潮,并积极投身进去。当时他主要代理销售的产品主要集中在洗护、日化等领域,并在河南南阳的一个县城开了实体店,专营美容美发用品。2008年5月份,薛鹏飞从香港总部买断了笛梵国际在中国的品牌所有权,正式出任CEO。

梵大模式缘何丑闻缠身,薛鹏飞从笛梵到梵大走了多远

(图片来源:百度百科)

这番表述和事实有没有差距呢?通过香港公司注册处网上查册中心的查询,我们发现香港笛梵投资国际有限公司到了2015年1月20日才注册成立,而且“真假说”还曾在同年查证了该公司董事为杨晶晶。

梵大模式缘何丑闻缠身,薛鹏飞从笛梵到梵大走了多远

梵大模式缘何丑闻缠身,薛鹏飞从笛梵到梵大走了多远

另据百度快照显示,“香港笛梵”似乎在58同城上留有过公司信息,当时标注的地址是香港湾仔轩尼诗道250号卓能广场16层D(该网页现已删除)。而通过对这个地址的搜索,我们发现有很多公司都使用过这个地址,其中,有一家名为自由港商务有限公司(厦门)的企业格外醒目,据百度百科显示,这是一家注册海外公司、商标权威注册机构,公司的主营业务是注册香港、英国、美国等海外公司。

梵大模式缘何丑闻缠身,薛鹏飞从笛梵到梵大走了多远

注册一家香港公司的成本是多少钱呢?据宇科企业管理有限公司介绍,香港公司注册费用大约在7000至8000元内。

此外,据中国制造网显示,薛鹏飞早年的确曾在河南省南阳市方城县某地营过一家名为“天天美美容美发用品”的实体店。

梵大模式缘何丑闻缠身,薛鹏飞从笛梵到梵大走了多远

2009年6月16日,薛鹏飞进军电商,并开设了一家名为“天天美美容美发用品旗舰店”的淘宝店铺,掌柜名为沿用至今的wjt111111,且目前该店铺客服人员的阿里旺旺头像还依然留有“天天美”三个字。

梵大模式缘何丑闻缠身,薛鹏飞从笛梵到梵大走了多远

2011年,薛鹏飞的淘宝店还在卖oba洗发水,直到2014年,薛鹏飞才开始招募笛梵的微商代理,此后笛梵迎来了爆发式的发展。可以说是笛梵微商的成功,奠定了梵大集团在2016年成立的基础。

梵大模式缘何丑闻缠身,薛鹏飞从笛梵到梵大走了多远

如今,该店铺更名为轩姿洗发护发专家,但在该店铺页面下方仍留有“天天美洗护护发专家”的标识,卖家地址也一如既往的是河南郑州,这不禁让人联想起了由薛鹏飞和杨晶晶创立的郑州轩姿商贸有限公司,顺带一提,笛梵系列商标也都是由这家郑州的公司在2014年前后注册的。

梵大模式缘何丑闻缠身,薛鹏飞从笛梵到梵大走了多远

后记

梵大,“GRAND FAN”——取名源自古印度《吠陀》,寓意超越一切,惠及万物,那么梵大集团距离这样的目标还有多远,是否在目前仍然以这个目标在一步一个脚印地前进呢?对此,头条资讯平台将继续保持关注。

2019-06-14 15: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