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 蟹 的 趣 事(二) BQYC

本文原标题:吃 蟹 的 趣 事(二)

本网今日讯 吃 蟹 的 趣 事(二)  先前猪肉价钱相比其他荤菜相对便宜些,总觉得牛羊肉价钱咬手,最近猪肉价像脱缰的野马一样直线飚升,让很多底层民众直呼吃不起二师兄了,八戒成了猪老大哉。很多人改吃牛羊肉了,其实牛羊肉也不便宜,难得品尝而己。且这些荤食一年四季都有供应。按节令当前是吃无肠公子——螃蟹的最佳时候了,秋风起,蟹脚痒了,吃蟹正当令。  也许是六十年风水轮转,十多年前甲鱼 大闸蟹价钱很贵,普通民众吃不起,却成暴发户和某些贪官污吏的家常菜。蟹要吃阳澄湖的,甲鱼要吃野生的。后来曝光甲鱼用激素催发的,就像臭狗屎一样了,少有人问津了。葑门横街的甲鱼价有时候15元能买二只小甲鱼,但还是很少有人买。我己经好多年不买甲鱼了,以前菜馆里上甲鱼算是高档菜肴了,现在弄得没人要吃了。  近几年蟹价跌得很厉害,这和大量外地蟹涌进苏州很有关系。苏州的阳澄湖大闸蟹青壳、白肚、金爪黄毛。据说这种蟹在玻璃板上能站立行走。所以蟹肉特别结实味美。三十多年前位于娄门外糖坊湾轮船小码头,每天上午九点左右总有一班轮船到码头,随即涌下几十个四乡八镇的农民带着农副产品上岸,大多数农民就在娄门桥堍,糖坊湾附近设摊做生意了。每年蟹汛期间,设摊卖蟹的特多,多数是清水大闸蟹。顾客有住在娄门一带居民,也有从城里各处赶来淘便宜货家庭主妇,一时间讨价还价声此起彼伏,闹猛得很。那时候还没有城管执法,市场管理较为宽松,没有现在管得严,卖家买家的交易较为自由方便,不像现在某些城管执法人员对流动小贩如同老鹰刁小鸡那样管得严,吓得流动摊贩四处躲避,担惊受怕自己的农副产物被罚没,劳动果实颗粒无收。那时的蟹价很便宜,螃蟹上市总能美美的品尝几顿,大螃蟹吃不起,中螃蟹蟹黄、蟹膏、蟹肉味道也不差。家母喜欢烧面拖油酱蟹,里面加些毛豆子,可谓“三鲜蟹,”蟹肉蟹黄蟹膏味美,面拖蟹酱味鲜,毛豆子味道鲜。一顿吃下来,口唇上,手指上都是面拖油酱,不舍得揩去,只能舔唇吮指把这些残留物消灭。螃蟹除清蒸处,其实油酱蟹也蛮好吃的。烹调也很简单,无须像面拖蟹一切二瓣,只需整只蒸,调料用葱、姜、酒、盐、食糖、酱油等即可。这样吃简单方便。清蒸大闸蟹要搭足架子,一本正经。古代文人品蟹当上一件事,邀上几个知己好友,一边尝蟹,一边赏菊,还要吟上自己作的诗词,有时候兴趣大发,画几幅丹青助雅兴,南宋诗人徐似道作过一首朗朗上口的咏蟹诗。他认为食螃蟹乃人生一乐,不吃螃蟹有些辜负自己了口福了。这首诗写很风趣,道出了诗人吃蟹时的喜悦心情。全诗如下:《游庐山得蟹》不到庐山辜负目,不食螃蟹辜负腹。亦知二者古难并,到得九江吾事足。?庐山偃蹇坐吾前,螃蟹郭索来酒边。?持螯把酒与山对,世无此乐三百年。?时人爱画陶靖节,菊绕乐篱手亲折。?何如更画我持螯,共对庐山作三绝。  至于我们这些市井小民,就没有文人墨客的雅兴了。只要满足食欲就可以了,阳澄湖大闸蟹价高吃不起,就到葑门横街菜场买些便宜的螃蟹,管它什么圹蟹、河蟹、外地蟹。只要不是死蟹就可以了,总能吃出些蟹滋味。苏州人有一句话说“叫化子吃死蟹只只好。”我只能自嘲说;“发财人有发财人的活法,穷人有穷人的过法。不贪不抢这也是一种自在活法。管他吃什么蟹?  2019年11月6日  2011年金秋时节曾写一篇《吃蟹的趣事》,光阴似箭,一晃八年过了。人生能有几个八年,到了这个年龄,下一个八年极有可能不属于自己了,人生如梦,活好当下每一天。

2019-11-06 11:58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深圳出手整治住房租赁中介机构乱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