号码去向? 公示牌上错误号码数月未改,村干部称“作用其实并不大”

本文原标题:公示牌上错误号码数月未改,村干部称“作用其实并不大”

本网今日讯 楚天都市报记者王荣海 李庆 叶文波 实习生刘馨雨 张阳 董芬 兰婷婷 摄影:楚天都市报记者邹斌

7月12日,武汉市2019年上半年电视问政第三场开考,聚焦基层作风问题,各区(开发区、功能区)区(工)委书记上台接受问政。

【暗访短片】

市民投诉称,自己去黄陂区群益村党群服务中心反映问题,有工作人员不在岗,想打电话联系,却发现工作人员去向牌上公示的号码是空号。几天后,相关部门回复:系广告公司工作人员操作失误所致,已责成村委会将正确号码做上去。

巡查员来到群益村党群服务大厅,发现去向牌上显示的该村党支部书记杜梦龙的手机号已改变,他进一步解释牌子上关于自己的职务也写错了,自己实为副书记,杜梦龙说,这块工作人员去向牌今年4月制作完成,当时就发现电话号码错了,但一直都没有改。

根据有关部门的回复,去向牌上的“问题号码”都已经纠正过来,巡查员又拨打了公示牌上另一村干部的号码,居然发现该号码为空号。对此,该空号对应的主人——村党支部委员李莎,却一口否认。在巡查员的要求下,李莎口述出自己的电话号码,经巡查员反复提示,李莎再次查看了 “工作人员去向牌”,才发现自己的号码也错了。对此,她称“我也检查过,但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没看出来。”

为何咫尺之遥,却不看一下牌子上的号码?李莎沉默后表示“是没在意。”

空号数月未纠正,当日即改后依然没发现,杜梦龙坦认为,“这个去向牌的作用其实并不大。”

【问政现场】

公示号码这样的具体工作竟出现错误,而且还是几个号码同时出现错误,这是故意还是巧合?面对主持人的疑问,黄陂区区委书记曾晟说,从操作层面讲,这件事情并不复杂,他认为,村干部此举“涉嫌故意”。

在问政现场的武汉市政协委员耿汉平注意到一个细节:短片中这位村干部说他的手机从来没有收到过群众的投诉,那么这种现象是好事还是坏事?曾晟认为,这种现象不该发生,因为村干部离群众最近、服务群众最直接,电话号码虽小,但是它连接的是服务群众民生的大事,号码的联通的是民心,公布的电话号码出现错误,暴露出村干部服务群众的作风不实。曾晟说,这件事充分说明了这几位村干部丢掉了服务群众的初心,也丢掉了服务群众的基本的职责,显然不对。

评论员郭静认为,去向牌上公示电话号码错误,说明有人“希望它没用”,但老百姓认为它管用,这说明村干部和老百姓不是一条心,不在意人民呼声,不在意群众利益。

2019-07-14 08: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