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吕梁柳林县四中队高有科95年枪杀事件玩忽职守滥用职权 MBKX

本文原标题:山西吕梁柳林县四中队高有科95年枪杀事件玩忽职守滥用职权

本网今日讯 打黑除恶的高压下,某些地方机关工作人员超越职权,违法决定、违反规定处理事故,致使群众财产利益遭到侵害,在山西省吕梁市柳林县公安交警大队四中队事故科领导高有科玩忽职守、滥用职权、扭曲事实、颠倒是非、混淆黑白。大家好,我叫王晋生(电话:15234827373),在2019年6月13日十二时十七分许,我驾驶中国制造(左方向)的重型运输车,车牌号为“晋Jw5976”当时我由东向西正常行驶至薛苇线6km+300m处(柳林县贺家坡村路段)时,迎面驶来一辆机动三轮车,正面逆行向我驶来,其车速极快,既没有转向灯指示去向,也没有去向手势,情急之下为了避免直接相撞,我采取了紧急向左打方向的措施。哪知这辆三轮车在公路上的右侧急转向左侧,一头撞上我已避险成功的重车,这是造成这次事故的真实情况行驶路线如图所示右车道米沟西东左车道这次不真实的事故认定纯属事故科科长高某科及四中队前往现场勘查的人员扭曲事实而作出的错误。交警大队现场勘查人员到场后,第一时间不让我参与描述和讲清楚事故发生的过程和指认双方的行车路线以及事故中产生的各种痕迹,而是给我戴上手铐关进了他们的车里,在勘查结束后,也没有让我认可勘查记录,也没有让我在勘察记录上签字,直接草率定性我为事故责任人,被看守所羁押现在  在本次事故发生后,我第一时间实施救人,保护现场并拨打120,110同时通知了公司领导,公安交警,保险公司到场。我没有逃逸,更没有无视伤者的救治,于情、于理、于法我没有过错。至于我应急驶于左道,应在事故勘察时可以看出,我是由右侧驶向左侧,是应急避险之举,如果应急避险有罪的话,应该不是中国境内的法律。出于对正面逆行的三轮车,我为了保护公司财产,保护我个人的生命,避免和逆向行驶的三轮车相撞,我有义务避险和有紧急处理的权利。为了自身的安全,任何人都会本能地躲避危险,不可能无视其他生命的存在而不做避险。我不可能将自己的车开向深沟或撞到其他物体,为此我的避险行为是合情合理合法的。况且我的避险是成功的,是这辆三轮车从右道急转左道再撞上我的避险车。  一、柳林县交警队791号事故责任认定书存在13处违规和不符合事实的地方,依法不应作为定案依据。  1、通过今天举证和质证,可以确认现场勘察笔录、现场图对三轮车上摔落的纸箱、黑色塑料袋与三轮车之间的距离没有标定,违反了公安部《道路交通事故痕迹物证勘验》第4.3条在事故勘验中发现的痕迹、物证,应对其位置、种类、形状、尺寸等先进行拍照,再进行提取,并在道路交通事故现场勘验笔录中载明;第6.1.3与道路交通事故有关的地面散落物、洒落物、血迹、类人体组织等的种类、形状、颜色、及其分布位置;主要散落物、洒落物第一次着地位置和着地方向第7.4痕迹物证的测量 A对已确定的交通事故痕迹物证,应测量和记录其位置、长度、宽度、高度和方向等)。  2通过穆建全队长提供的视频和辩护人提供的相片可以证实:事故图上对三轮车、大货车的实际接触位置存在差距,二者相撞最主要的部位是三轮椅后轮之前(公安部《道路交通事故痕迹物证勘验〉第6.2.3车辆与其它车辆、人体、物体第一次接触的部位和受力方向、及另一方相应的接触部位 第7.4痕迹物证的测量 A对已确定的交通事故痕迹物证,应测量和记录其位置、长度、宽度、高度和方向等)  上述两组数据没有标定,影响了认定民警对事故发生原因的分析判断,这也是导致791号事故认定结论错误的原因。  3、在791号事故责任认定书中,办案民警对事故责任划定和分析时没有考虑张丑旺没有佩戴头盔的事实。(道路交通安全法第51条摩托驾驶人及乘坐人员应戴头盔)  4、通过法庭调查,可以发现在事发前张丑旺从自己一方的道路上变到了王晋生一方的道路上,在王晋生避让时,张丑旺又突然向自己的道路转向。对于张丑旺在会车时的重大违规行为,事故责任认定分析时,就没有考虑张丑旺在车辆碰撞前的两次突然变道的情况(道路交通安全法第35条 机动车右侧能行;第三十八条在没有信号的道路上,应当在确保安全、畅通的原则下通行)  5、通过今天对李红兵、白志坚的询问,可以证明:两位办案民警并没有出具道路交通事故调查报告,事故处理机构也没有召集具有中级以上资格的民警进行过集体讨论,形成多数的意见(《道路交通事故处理工作规范》第89条对死亡事故,道路交通事故处理机构负责人应当召集具有中级以上道路交通事故处理资格的民警,对道路交通事故调查报告进行集体研究,按照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形成集体研究意见。提交公安交通管理部门负责人审批。)  6、通过今天对两位民警询问,可以证实柳林交警大队长对集体研究意见没有进行过审批,违反了规定。(《道路交通事故处理工作规范》第90条 对死亡事故的集体研究意见应报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负责人审批)  7、通过庭审调查,可以确认在2019年6月25日进行第一次证据公开的时候,办案民警没有通知王晋生参加。(《道路交通事故处理程序规定》第63、《道路交通事故处理工作规范》第92条 对死亡事故,应召集各方当事人公开取得的证据)  8、通过庭审调查,可以确认在重新认定时办案民警没有召集集各方当事人公开证据,导致王晋生手中持有的证据不能提供,同时也丧失了发表意见的机会,违反了规定。(《道路交通事故处理程序规定》第63、《道路交通事故处理工作规范》第92条 对死亡事故,应召集各方当事人公开取得的证据)  9、通过庭审举证质证和对出庭民警的询问,可以证实791号道路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没有报经柳林县交警大队长审批。(《道路交通事故处理工作规范》第91条,道路交通事故调查报告审批后,办案交通民警根据审批意见制作事故认定书,事故认定书提交公安交通管理部门负责人审批)  10、通过对办案民警的询问,可以证实:在吕梁市交警支队责令重新调查认定时,柳林交警大队的民警做了两方面的调查工作,一是到现场实进行了查看,二是对刘信林进行了询问。现场在事发后恢复原貌,办案民警再次到现场仅仅是了解了现场的道路的弯度,对事故的起因经过和形成原因没有获得有价值的线索;刘信林的笔录在询问时有他人在场,违反调查的基本要求;而且通过刘信林笔录的尾部也可以发现刘信林的证言已经受到亲属对事故现场描述的干扰,已经失去了真实性。那么在没有新的证据的情况下,柳林交警队所作791认定是在与原来事实相同的情况下,作出的同样的认定。不符合《道路交通事故处理程序规定》和《道路交通事故处理工作规范》重新调查和认定的要求(第79条 上一级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作出责令重新调查、认定的复核结论后,原办案单位应当在十日内依照本规定重新调查,重新作出道路交通事故认定,撤销原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或者原道路交通事故证明。)  11通过庭审调查可以证实:柳林交警队没有把市支队受理王晋生复议的情况告知柳林县检察院。市支队受理复议的时间中2019年7月9日,柳林检察院批捕的时间中在2019年7月30日,导致2019年8月7日市支队撤销79号事故责任认定后,王晋生被违法关押半个月的情况出现。根据《道路交通事故处理程序规定》第75规定:受理复核申请后,人民检察院对交通肇事犯罪嫌疑人作出批准逮捕决定的,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应当将受理当事人复核申请的有关情况告知相关人民检察院。)  12、通过庭审调查可以证实,办案民警没有对证据进行全面审查,违反了《道路交通事故处理工作规范》第38条 交通警察调查道路交通事故时,应当合法、及时、客观、全面地收集证据。办理涉嫌交通肇事或者危险驾驶犯罪案件侦查终结的,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应当全面审查证明证据  13、通过对办案民警的发问可以发现:提出意见的民警李红兵、白志坚不具有办案资格,而在791号事故认定书上签字的民警郝海亮、高有科却不是案件的办案民警,郝海亮从始至终没有参加过案件的办理和发表意见。  综上所述,第791号事故责任认定书对事故责任认定时严重违反法定程序,违背事实,是不能作为定案的依据的,法庭应当根据实际查明的事实予以重新认定。  二、事故主要责任在于张丑旺。  通过今天的法庭调查,可以发现张丑旺有以下六项违反交规的行为,是导致事故发生的主要原因:  第一,《道路交通安全法》第51条规定:摩托车驾驶人及乘坐人员应当按规定戴安全头盔!通过穆建全队长提供的视频可以证实:张丑旺在驾驶摩托三轮时并没有佩戴头盔。从鉴定结论看,张丑旺死亡是因为颅骨骨折致脑组织挫伤、胸部受伤,如果张丑旺佩戴头盔,可能就不会发生头部严重受伤的情况,可见张丑旺未佩戴头盔是事故结果发生的重要原因之一。  第二,《道路交通安全法》第8条:机动车经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登记后,方可上路行驶!庭审查明,张丑旺驾驶的三轮车没有上户。  第三,《道路交通安全法》第19条:驾驶机动车,应当取得机动车驾驶证!庭审查明,张丑旺没有驾驶证。  第四,《道路交通安全法》第35条:机动车、非机动车实行右侧通行!通过庭审查明,张丑旺在事发时是靠左行驶的。  第五,通过鉴定结论可以证实,张丑旺在驾车时有少量饮酒的行为,正是酒精的刺激,让其无所畏惧,占道不让,驾车最终撞在了大货车上!就是最好的大货车司机,也无法避免追着撞的情况,面对这样的情况,责任应当由张丑旺来承担。  第六、在今天的庭审中,辩护人向李红兵、白志坚询问会车应当遵守的基本规定是什么,二人一致的回答是“各行其道。”《道路交通安全法》第48条、《机动车驾驶人安全操作规范》第3.7也明确规定:会车前,按“各行其道”的原则,在本方车道内行驶。张丑旺违背车辆会车的安全原则,是导致事故发生的核心原因。        早在1995年现任柳林县交警大队事故科科长高有科开用54式手枪打死了与其有过节的冯宝平年仅五岁的冯亮亮。并将其罪名转移到了他的年龄五岁儿子高二羔头上 。并死亡以交通事故处理了冯亮亮的赔偿,打骂恐吓不让冯宝平上访为儿子讨回公道

2019-12-03 21:03